东莞之声   >   社会  >  正文

大案纪实:陕西省单身妇女家中遇害,真相令人惋惜

一天夜里,陕西省铜川市宜君县的高庙村里,发生了一起命案,单身农妇在家中被害,现场有大量血迹,形成了血泊,面积特别大,墙上喷溅的也有血迹,沙发周边等地也染满了血迹,在屋子靠近门口的地方,一名女子仰面躺在沙发中间,看上去已经被害多时,主要伤口集中在颈部,为三处锐器伤,现场没有搏斗的痕迹,警方判断凶手应该是一个身强力壮的人,嫌疑人希望一下子致死者于死地,死者的衣服比较整齐,光着脚,两只拖鞋被丢在了一边,刑警们推测尸体遇害现场,就是死者所在的房间,死者的身上有些食物残渣,很明显这是死后被泼上去的,然而其身上的几百元现金一分都没有少,所以基本可以排除本案为他杀的可能。

宜君县公安局副局长分析,嫌疑人和死者应该存在着极大的仇恨,该案偏向于泄愤杀人,报案人是死者的邻居,他是来死者家借东西的时候发现出事的,据了解死者寇某是一名单身农妇,将近50岁了,生前务农,出事的时候只有一个人在家,死者家属十分的悲痛!民警心中滋味也很不好受,要想尽快破案,就得让现场说话,然而现场早就被嫌疑人精心打扫擦拭过了,技术人员连一点有价值的痕迹物证都没有找到,这时死者床上的被褥引起了副局长的注意,被褥是铺好的,应该是死者听到来人时,把被子掀开了,案发现场门窗完好,门上的暗锁也没有被破坏,由此看来嫌疑人应该是和平进入死者家中的。现场结合来看,死者和嫌疑人不仅认识,而且关系非常好,那么那个人为何要致死者于死地呢?很快,尸检结果出来了,寇某死于失血性休克!死亡时间大概是尸体被发现的几个小时之前!现场没有作案刀具,也没有丢失刀具,说明嫌疑人是自带凶器上门的!那么死者生前到底是得罪了什么样一个人而惹来杀身之祸呢?案发地位于陕西省宜君县高庙村,村里只有13户人家,其中有6户人家外出打工了,剩余7户人家大多以种植核桃为主业,案发那天7户人家不到10点就睡觉了,一点异常的动静都没发觉!村民们都反映寇某平时为人本分,处事谦和,从未和别人发生过冲突,另外她们家的条件也比较一般,高庙村位于宜君县的西南角,位置十分偏僻,离县城有20多公里路,由于交通不便,流动人口很少,杀害寇某的人,会在这6户居民之中呢?经过仔细勘察,侦查员在外面的沙发底下找到一块带血的棉絮,经过检验,上面的血迹是死者寇某的,侦查员判断这块棉絮,有可能被嫌疑人接触过,用来擦拭身上的血迹,由于紧张,一扔,扔到沙发底下去了,跟死者家中的整床棉絮比对了一下,就是从上面撕了一块下来的!

案件侦破工作却并不顺利,寇某的儿媳前几日住了医院,所以家中只有寇某一个人,寇某有一个男朋友穆某,50多岁,两人都要谈婚论嫁了,村民也没听说他跟寇某有什么矛盾,而穆某极其渴望有一个完整的家庭,所以民警觉得穆某没有作案动机而将他排除了,据悉寇某在认识穆某之前还谈过两个男朋友,在和穆某确立了关系后就和其它人断了来往,且别的男人都成了家,似乎也不具备作案动机。棉絮上应该既有死者的血迹,又有嫌疑人的DNA,所以这块染血的棉絮成了破案的关键!只要提取到DNA,就有可能确定他就是嫌疑人!然而DNA结果却表明,她这三任男友都不是嫌疑人,一转眼一个月过去了,案发地高某村却又出事了,专案组接到寇某男友穆某的报警电话,称哑巴被人杀了,你们赶紧来!哑巴是他的弟弟曹某。

平时一直跟他生活在一起,这个报警电话让专案组吃了一惊,专案组赶到现场后才发现报案人的弟弟并未被杀,所谓的命案只是虚惊一场,当时其神情恐慌,手也在发抖,颈部有道划过的伤痕,穆某告诉警方,弟弟曹某和他同母异父,所以姓曹,因为哑巴,30多岁也一直没有成家!穆某休息时,被弟弟曹某敲开了门,哑巴弟弟告诉他晚上方便时,被一蒙面人在脖子上划了一刀,但是侦查员却发现穆某的弟弟曹某举止十分反常,眼神不愿意面对民警,且在后来不断外出看病,行为十分可疑,在哥哥和寇某确立关系后,他经常会帮寇某干一些农活,在外人看来,他和未来嫂子的关系应该不错,很难和罪犯联系在一起!

当时因为陕西省的DNA技术水平有限,这块带血的棉絮还被拿到了公安部做进一步鉴定,11个月后公安部传来振奋人心的消息,棉絮上比中了曹某的DNA,在聋哑人专家的配合下,曹某终于交代了杀害寇某的原因,尽管叔嫂关系不错,但是他母亲生前一直反对穆某和寇某在一起,曹某十分听母亲的话,他敲开寇某家门,一棍打晕寇某,随后用剪刀致其死亡。为了掩盖罪行,他蘸着死者的血在现场留下了隔壁邻居姓名中的一个字,又擦去所有的指纹,脚印,并在一周后制造了被袭击的假现场,企图转移民警视线。但是法网恢恢,无论曹某如何掩饰,都掩盖不了自己的犯罪事实。案件背后真相令人唏嘘!

今日热点

小编精选

热门推荐

联系我们|www.dongguanzs.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